“诶!”

  冯紫英看不下去,一步上前强搀起周老掌柜,皱眉道:“老人家,什么事不能好好说,非得如此?”

  周老掌柜的摇头道:“是老奴黑了心,做下没面皮的下流事,连累主家受辱,老奴合该万死啊。”

  看他凄惨的模样,冯紫英转头看向贾蔷和王守中。

  贾蔷淡然不言,这老头生死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恒生王家的姿态。

  王守中却是个明智的,苦笑道:“是我恒生号对不住贾兄弟,朝宗,此事……只能劳烦你说项说项了。”

  冯紫英沉吟了稍许,问贾蔷道:“蔷哥儿,我也不问甚事,只是如今看来,他们也奈何不得你。孟坚听闻你的名字,就一定知道你是谁,不会做过分的事。你看,今日能不能看在哥哥的薄面上,揭过这一遭?”说罢,还隐晦的给了贾蔷一个眼神。

  王家要权有权要势有势要财更是天下第一等的巨富,这样的人家,得罪狠了实无必要。

  成年人的世界,利益永远大于意气。

  更何况,他们还有求于人……

  贾蔷轻笑一声,道:“既然冯大哥开了口,我若再坚持什么,也就不合适了。”顿了顿,看着惊喜万分的周老掌柜又道:“你收手回家去养老吧,以你对王家的忠义,想来恒生号不会亏待你的。我可以不计较其他,但若你这样卑劣之人还能在这里做下去,我怕日后还有其他无辜之人受害,他们就未必能有我这样的好运道了。”

  周老掌柜闻言面色大变,不过没等他再说什么,王守中就连忙招呼人请了他下去。

  等人走后,王守中汗颜道:“这是家里的老人,我祖父在时就在当掌柜的,忠心不二,可是为人古板又执拗,连我也不怎么放在眼里。偏又忠于王家,许多时候,我也无可奈何。今日之事,确实怠慢委屈贾兄弟了。”

  贾蔷摆手道:“既然说过此事作罢,少东家就不必再提了,否则,就成了我小肚鸡肠,此章翻篇。”

  当然不可能真的翻篇,占据道德之高地,其实已是占据谈判之先手……

  王守中哈哈笑道:“果然不愧是朝宗的朋友,身上的豪迈义气与众不同。走走走,今儿我做东道,咱们好好吃两盅。而且,我还要再和贾兄弟你商议商议,你那方子之事。”

  说着,又看向冯紫英,问道:“朝宗,你今儿来有何贵事?”

  冯紫英也大笑道:“说起来,此事也和蔷哥儿相干呢,正好一并来谈。这样,也别去哪家酒楼吃了,香甜可口的吃腻了,今儿特别想吃蔷哥儿捣鼓出来的烤肉串儿,那才是爷们儿该吃的顽意儿。孟坚,你素来好茱萸、芥末口味,那就更该品尝品尝蔷哥儿捣鼓出的烤羊肉串儿,又香又辣,堪称一绝啊!!”

  王守中闻言,侧眼看向贾蔷,笑道:“果真?”

  贾蔷笑了笑,对铁头和柱子道:“回家去寻个烤炉,再弄三百个肉串儿来。对了,冰起的花雕也提两坛来。”

  柱子问道:“拿来送哪?”

  冯紫英笑道:“还能送哪儿?西斜街!”

  贾蔷点了点头,不过铁头临走前对冯紫英拱手道:“冯大爷,我家大爷的安危,就交给你老人家了。”

  冯紫英还没开口,王守中苦笑拱手道:“这位兄弟放心,贾兄弟在我这里但凡有半点闪失,我王守中提头谢罪!”

  贾蔷微笑道:“去吧,冯大哥的朋友,哪个不是义薄云天?”

  铁头闻言,看着王守中“啪”的给了自己一巴掌,自惩多嘴后,拱了拱手,却没再多说什么,转身大步离开。

  王守中非但没有见责,反而赞道:“好一个刚烈忠仆!”

  冯紫英笑道:“有其主,自有其仆嘛。”

  贾蔷心里不喜铁头自贱行为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红楼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妃戴凤冠美如画只为原作者屋外风吹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屋外风吹凉并收藏红楼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