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别客气,赶紧吃多点儿。”</br>薛桓确实饿得很,一口气吃了两个包子,两个茶叶蛋,还有一大碗稀饭。</br>吃饱后,他站了起来,伸展四肢。</br>薛爸爸心疼问:“昨晚一夜没睡,是不是困得很?”</br>薛桓微笑答:“时不时得值夜班,熬夜已经是家常便饭。我休息一个小时后,就去睡。睡几个小时就能恢复。”</br>“真是辛苦。”程木海温声:“就不泡茶了,免得你喝下太精神,晚些睡不着。”</br>薛桓摇头罢手,“不能喝茶了。我现在咖啡和茶都少喝,除非精神受不住,不然都不喝。咖啡喝多会伤胃,空腹喝茶也不好。”</br>他在客厅里缓慢踱步,眸光忐忑转了转。</br>“伯父,亲家伯,我……我……在想这事应该得告诉我哥好些。”</br>昨晚他正陪一位客户看样品,突然手机响了。</br>接听后凌凌姐非常紧张,说现在必须去医院一趟,让他给程天芳检查伤势。</br>他吓了一跳,问说怎么回事。</br>凌凌姐压低嗓音说,立刻去医院验伤,让他一定要将手头的工作推开,因为此事非常紧急,时间也短。</br>堂姐不是普通人,能让她如此慌张,必定是十分严重的事。</br>薛桓马上将事情交给秘书,匆匆告别回了医院。</br>刚到医院门口,堂姐和姐夫也来了,还有刚离婚不久的大嫂。</br>“大嫂她确实有错,而且还招惹了这么些大麻烦。可我还是觉得应该告诉我哥,接下来嫂子这个案子不可能很快解决,我哥得有一定的心理准备。”</br>薛爸爸和程木海对视一眼,满目都是为难和不敢确定。</br>虽说木已成舟,但这样的事情又不是什么光荣的大好事,能少一人知道越好。</br>其他人倒还好,知道后或生气或怒其不争或偷偷骂上几声,也许就这么过去了。</br>可薛衡不一样。</br>他是程天芳的前夫,而且是刚刚离婚的前夫。</br>他本来对程天芳已经是失望透顶,如果此时还让他知道早在一年多前老婆就给他戴了绿帽子……那他会怎么想?会怎么伤心气恼?</br>薛爸爸为难叹气,低声:“阿桓,说只是几句话的事,貌似一点儿也不难。可说出来后,阿衡该如何自处?其他人会如何嘲笑他?”</br>“可我哥迟早是得知道的。”薛桓苦笑提醒:“伯父,如果是我们开的口,至少我们会让他有一些心理准备,能安慰他,能给他支持。”</br>“告诉阿衡吧。”程木海突然开口,低声:“这事我来说。”</br>其他两人愣住了,不知道他怎么做出这样的决定。</br>程木海脸色沉重,“我还得跟阿衡道个歉。我没把女儿教育好,让她做出这样丢人现眼的事,我们心中对他有愧。”</br>“不不……”薛桓连忙摇头:“亲家伯,您不要这么说。”</br>程木海苦笑连连:“听我的吧。”</br>薛桓仍要劝,被薛爸爸拉住了。</br>薛爸爸看向薛桓问:“你哥在家里吧?这时候也应该醒了,你回去的时候喊他过来,自己洗个澡,早些歇息。”</br>“在家。”薛桓解释:“他现在住我爸妈那边,早晚陪小涵吃饭,晚上给她讲完故事哄她睡觉,才回自己的房间睡。他离婚后,反而在家的时间长了,陪小涵的时间也多了。”</br>,content_num

章节目录

致富佳妻:重生续前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妃戴凤冠美如画只为原作者薛凌程天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薛凌程天源并收藏致富佳妻:重生续前缘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