继而丘行恭又叮嘱丘英起道:“不过这件事咱们必须做在暗处,不必对太子事先言明,得手之后再挟功求见,以示诚意,效果更佳。jwshuwu.com”

  丘英起想了想,便明白过来。

  若是事先便告之太子欲将长孙无忌指派给晋王出谋划策之人剪除,恐怕会让太子心中生出“提要求,要好处”的反感,加上尚有与房俊之间的仇怨,太子未必便能够真心实意的接收丘家的这份“投名状。”

  而事后挟功求见,则完全将丘家至于死地,除去太子这条路再无其他路径可走,这等情形之下,足以彰显丘家的赤诚之心。

  太子又哪里知道丘家早已经走投无路了……

  当即连连点头:“叔父放心,小侄明白!”

  丘行恭又吩咐道:“稍后你回去,带上府里的一些个精锐死士,这些人随着老夫征战沙场多年,各个以一当十,且经验丰富,定能够好好协助于你。你记住,回去之后便立即暗地里查探高季辅的动向,设计暗杀之计划,否则一旦等到长孙无忌将其指派到晋王身边,便再无下手之机会。”

  这样的人才,晋王必定要时常带在身边,出则同车入则同榻,谁敢行刺?刀箭无眼,万一误伤了晋王,十条命都不够赔……

  当然这其实也是在赌,万一长孙无忌指派给晋王收服兵部的人不是高季辅,那么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,这个“投名状”自然也就告吹。

  不过丘行恭深信自己对于长孙无忌以及整个关陇贵族的了解,绝对不会另派他人……

  丘英起性子里头有着丘家人的暴戾遗传,顿时心头火热,摩拳擦掌道:“叔父放心好了,这等小事小侄自然办得妥妥帖帖,待到事成之后,叔父便可提着高季辅的人头前往东宫求见太子殿下,丘氏一门自今而后便死心塌地的辅佐太子,成就从龙之功!”

  *****

  另一边,长孙无忌见到李绩毫无避讳的出了承天门直接去了东宫,便阴沉着脸登上马车,径自前往晋王府。

  晋王府内,李治将长孙无忌迎入书房,屏退左右,急切问道:“父皇可曾答允让本王入主兵部?”

  长孙无忌将经过说了,捋着胡须道:“陛下倒是意志坚定,只是李绩等人反对甚是激烈,若非老臣威胁若不允殿下入主兵部,便反对太子入主民部,怕是他们依旧不肯答允,到时候陛下也难以乾纲独断。”

  李治顿时颇为忧心:“太子哥哥宁肯让本王入主兵部,去攻略他最稳固的硬盘,却依旧不肯放弃民部,由此可见他们必定有了在民部经营出滔天声势的底气,不可不防啊。”

  长孙无忌却不认同,摇头道:“殿下之担心不无道理,然而眼下的形势是太子名正言顺,有大义名分在,朝中大多数大臣都倾向于太子,我们不能墨守成规,反则始终处于被动局面,怎能逆而夺取?既然猜不到太子打算在民部干什么,干脆就不去管他,老臣率领关陇贵族鼎力支持殿下攻略兵部,只要将兵部拿下,不仅动摇了太子最为坚固的阵地,更能够在明年的东征之战当中发挥巨大的力量,成就更大的功勋,只此一项,殿下便可以反超太子之声望,争储之路上夯实了最坚实的根基!”

  他的策略很简单,那就是不管太子怎么样,只管比太子做得更好就行了。

  李治想了想,觉得长孙无忌的策略没错。

  人家太子是告祭宗庙、玉碟传谱的帝国接班人,若是按部就班,没有更大的功劳、更耀眼的成绩,凭什么废黜太子另立储君?

  想要掀翻太子,那就只能锐意进取、弯道超车。

  只不过……

  李治搓了搓手,尚显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窘迫,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只是本王从未历经战阵,更未曾调派粮秣、铸造军械,这陡然入主兵部,实在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天唐锦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妃戴凤冠美如画只为原作者公子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許并收藏天唐锦绣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