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暖说是再想想,其实她内心已经妥协了。

  宋依然知道自己的劝说有效,聪明地闭上嘴巴,不再多言了,以免说得多了会适得其反。

  “我先回去上班了。”她看了一眼时间,想起战九天,忍不住替这个男人说了一句话,“其实先生说得对,他们生而为人子,根本没有权力选择自己的亲生父母。这些年,他们也都是无辜的受害者,他们又有什么错呢?”

  她说的他们,而不是他,可她话里的意思太明显了,她这么说其实是想替战九天帮战九骁说话。

  “两年前,他一定比任何人都不想发生那样的事,在那一整个事件中,最痛苦的人恐怕就是他了。

  因为痛苦,所以选择性地遗忘了与你相爱的一切细节。

  我们谁都不知道这两年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。如果他回来的时候依旧暴躁,甚至变得更加暴躁,我们会觉得他很正常,可他回来的时候像个没事人儿一样,变得温和了许多,恰是最最不正常的。

  看着这样的他,我仿佛看到他在痛苦之中不断催眠自己,她死了,她去了很遥远的地方,他再也见不到了她了。

  现在的他,完全封存了与你之间的爱情。

  小暖,你没发现吗?

  他真的很可怜。”

  温暖的身体轻轻地颤抖着,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嘴唇,心口发涩。

  她一直以为自己才是最可怜最痛苦的那一个,可听了这番话,她发现自己好像并不是最惨的那一个。

  而被她恨了放弃了的那个男人,真的比她可怜比她痛苦一千一万倍。

  因为,她痛苦的只是失去一个孩子,而他痛苦的不仅是失去了孩了,还痛苦于造成这一切的是他的至亲。

  温暖重回到大厅的时候,三个孩子不在,战九骁却安静地坐在沙发上,翘着长腿,一边吃葡萄一边看电视。

  咋一眼看去,完全就是一副轻松惬意的样子。

  可温暖心里满满都是宋依然说的话,她的心沉甸甸的,看着大厅里的男人,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。

  战九骁仿佛早就觉察到她的到来,头也不回,漫不经心地说:“过来坐。”

  他语气淡淡,不带一丝情感,仿佛只是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似的。

  温暖心口微塞,下意识地走过去,坐到战九骁旁边的单人沙发上。

  两人现在关系尴尬,适当保持距离是应该的。

  “我们谈一谈。”战九骁往后一靠,抬眸看过去。

  温暖一怔:“谈什么?”

  战九骁挑了挑眉:“时小姐,我要聘请你入住帝苑。”

  温暖:“……”

  时小姐?聘请?

  “战先生,你什么意思?”温暖完全被整懵了,就好像三年多以前,九爷突然说要跟她结婚时一样。

  “很难理解吗?”战九骁蹙了蹙眉:“时小姐,我了想表达的是,既然我的孩子们这么喜欢你,那我就聘请你陪着他们,这样一来,他们开心了,我也就高兴了。”

  他的孩子们?聘请她陪着他们?

  温暖彻底无语。

  这个男人还真是够偏执啊!明明自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温暖战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妃戴凤冠美如画只为原作者对你依然如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你依然如初并收藏温暖战九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