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中,一艘百米长的纸船,船楼、船舱一应俱全,除了通体是带着微光的白色,与普通船只也没多少区别。

  江云鹤好奇的触摸船楼的墙壁,纸的触感,还有一点弹性,若是再用力便会发现这艘纸船很坚韧。

  “紫宸宗是什么样的?”江云鹤扭头问执月。

  “宗门在紫宸山,一共十三座山峰,我们就在月峰上,只有师傅和师妹几个人,如今又多了你。我在三丈瀑有个竹楼,回去后帮你在附近搭一间。

  附近有片林子,竹笋很好吃,还有几只鹿和兔子,胆子都不大,你别吓他们……”

  执月只用几句话就成功跑题了。

  话里都是那瀑布和竹楼、竹林、山里的兔子、鹿、老鼠……

  仿佛她的生活中只有这些一样。

  不过看她充满了谈兴的样子,便知道她在很开心的和自己分享她生活中重要的东西。

  江云鹤一直面带微笑的倾听着,反正这一路上很长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过了那几座山便是宗门了。”

  江云鹤向着前方看去,一片烟云如轻纱幔帐,笼罩在一片山脉之上。

  当先几座高峰壁陡万丈,常人几乎无法攀爬。

  “下方怎么还有座城?”江云鹤有些意外道。

  “那是当南,是距离宗门最近的城,很繁华。我要负责外务,时常在那停留。”

  飞过那几座高峰,纸船开始降低,迎面便是一片青山绿水,十几座高矮各不相同的山峰有铁索相连。

  一片湖泊,数条河流,有飞鸟与纸船同行,歪着脑袋好奇的打量;有鱼跃出水面,仿佛在吞食日月之精华,有成群的野兽在湖泊周围喝水停留,一片自然之趣,倒是符合江云鹤对门派的想象。

  最大的主峰叫做天门峰,山腰处有着十几间院落,一个青石铺就的广场,再向上行百米则是三间大殿。

  “那是书院!刚上山的孩子都要在那读书。那里是经楼,里面可以借阅书籍,那里是多宝阁,可以在那换些法器之类,不过好的法宝那里也没有,都是师门长辈赐予。”执月站在江云鹤身边,小声给他介绍。

  广场附近的院落中有十几个弟子进出,见到纸船落下,都行了一礼,便各做各事去了。

  也有些人站在翘首张望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  书院中传出孩童的朗朗读书声。

  “都各自散去吧。你们几个跟我来。”南月一招手,当先向着上方的三间大殿走去。

  沿着石阶上去,只见一个石碑立在其上,上面一个个人名。

  那是弟子碑,门中所有人的名字都立于其上,若是身亡,便会抹去。

  最上方的便是南梦,南梦真人,也是紫宸宗宗主。

  紫宸宗属于半俗半道,虽然身穿道装,不过婚嫁不禁,荤腥不忌,这是让江云鹤唯一欣慰的一点。

  据说紫宸宗祖师当年乃是道观出身,后来考了进士入朝为官,之后又摘掉官帽,脱了官服,行走天下,最后创建了紫宸宗,也是个传奇人物。

  因此紫宸宗的服装有道袍的影子,却也是大不相同。

  江云鹤只是扫了一眼,便跟着南月进入大殿,没有任何神像一类,只有一张桌子,几张椅子,以及有一个背影挺拔的道人站在那里。

  “师兄。”南月微微一礼。

  南梦道人转身微笑道:“有劳师妹了。事情我已经尽数知晓,之后再做计较。”

  “至于你们,将此行事宜告知录院,如实述说便可。”

  南梦手一招,众人眉间一热,一团小小火焰从眉间飞出,落入桌上一盏灯中,那灯中火焰飘摇一下,又亮了几分。

  又看了一眼江云鹤道:

  “至于你,一会儿拜见过祖师,将名姓录入弟子碑后,便入月峰好好修行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片刻后,江云鹤的名字浮现在弟子碑上,简单的让江云鹤都有些意外。

  不过江云鹤还发现一个有趣的事,宗主南梦和南月道人,只有这两个是以南字打头,他本以为这个“南”是辈分,这么一看,他又有了个大胆的想法。

  “宗主和师傅是兄妹。”执月靠在他耳边小声道。

  “果然如此。”江云鹤微笑道。

  弟子碑上只有两百余个名字,也就是说,整个宗门登记在册的只有两百余人,这人数倒是比预想的要少得多。

  “好了,回山。之后你的衣物腰牌自然会有人送来,若是缺了什么,也可以去离尘院取。你们今日先休息吧,明日再来见我。”南月淡淡道。

  月峰高三百丈,有铁索与天门峰相连,整座山下半面全是竹林绿柳,只是山腰才有人居住的痕迹,一个三丈宽的瀑布附近,一间小竹楼坐落在那。

  “我就住那。”执月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妖女请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妃戴凤冠美如画只为原作者袖里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袖里箭并收藏妖女请自重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