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样不好吧,你的厂子没有开业,我就吃上饭了。bgshuwu.comhttps://”

  “哪里,你对厂里这么关心,我留你吃一顿饭时应该的。”

  “那好,我就不客气了,看看你这里啥好吃的。”香花说。

  没有专门的餐厅,吃饭就在厂棚里,几块砖头支好,上面盖上一块木板,就是一张桌子。几个人席地而坐,做饭的师傅端上几个菜。常青掂出一瓶酒。简单的吃了,算是给两位师傅送行。

  饭后,雨小了一些,常青送香花回去。路上,香花说:“我看你厂子里晚上就几个小姑娘在那里睡觉。要照顾好小姑娘的安全,学校原来的院墙成残垣断壁了,别让村里的坏孩子晚上跳了进来。”

  “我知道,知道。一定照顾好她们。”常青嘴上回答着,心里想这娘们就是婆婆妈妈的。哪有那么多坏人?

  雨越下越大,一直到了晚上,丝毫没有住雨的迹象。常青按照香花的吩咐,把几个小姑娘挪到了厂棚里睡觉。

  回到自己的屋子,洗漱完毕,常青就躺倒在床上,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大,中间夹杂着闪电,都说春雨贵如油,可是今年的春雨便宜。再过几天*就要红了。常青庆幸这雨下的好。要是晚几天,就会和去年一样,一场风雨,一地*。雨水下不了几天,待雨过天晴,正是*成熟时。

  迷迷糊糊一阵,觉得屋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,拉开电灯,找了一圈,没有发现异常。回到床上,觉得床有点轻微的晃动,是不是要地震了,常青一咕噜爬起来,看见床下的一条裂缝正在变大,真的就是要地震了,连忙披了一块塑料布跑到屋外。

  屋外的雨丝淅淅沥沥,常青想叫起在厂棚里睡觉的几个女孩,又觉得天地没有一丝的一样,是不是自己神经过敏,今天晚上没有喝几杯酒啊,难道是自己有病了?

  在屋外了许久,浑身冷飕飕的,就又回到屋里,进去吓了一跳,见床边忽然多出了一个黑深深的洞口。常青观察,屋子的墙壁没有出现裂缝,前些天这里进行了加固。用手电筒往里面照照,洞不是很深,怪了,这里做了几十年的教室没有出现异常,怎么自己刚住进来就出现了下陷,莫名的出来一个大洞?

  常青点上一支烟,忽然想到这里是不是因为修建了一座厂房,厂房的重力是大洞显现了出来?这个洞和藏着大瓮的那个洞是不是相连?根据判断,直线距离不超过两百米。这个洞和那个洞口应该是相通的。

  想到这里,常青放心了,从屋里找出一根绳子捆在腰上,拿上手电筒,常青就下到了洞里,洞大约有十几米深,越往下里面的空间越大,到了地面足有两间房子大,洞壁光滑,像经过人工处理过,往四周转了一圈,不见有出口,或者是时间长了,其他的洞口被上面的落土掩盖了。

  常青忽的惊喜,放大瓮的洞里能够产生奇异的*水,这里的环境和那里差不多,这里一定也会产生奇异的*水。真是天助我也,正发愁*收购了往哪里储存,这不就是天然的储藏室吗?看看洞壁坚固光滑,基本不需要加固。

  雨过天晴。看到*已经泛红,常青换来李二狗,按照去年预定的农户,开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樱桃红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妃戴凤冠美如画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樱桃红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