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卢警官,我有一件事一直憋在心里,想给你说说。https://”常青说。

  “叫啥警官,咱俩一届的同学,我高三读了三年,你肯定没有我大,就叫我哥,有啥事只管说。”

  “樱桃红饮料厂,你知道吧?”

  “当然知道了,也是我的辖区。”卢亮说道。

  “我前一段时间在那个厂里待过,苏伟死了,跳楼死了,现在樱桃红是那官司缠身,利益冲突很多,关系错综复杂,我就怀疑苏伟的死到底自杀还是其他原因的非正常死亡?”

  卢亮警惕的看看左右,说道:“这里不是议论案件的地方,不管是不是案件,别人听见不好。”

  见左右无人,常青就把椅子往卢亮身边挪挪。低声说:“我就怀疑是有人谋杀了他,在苏伟的办公室,我见到一缕黄色头发,像是被人扯下来的,另外,苏伟的床边的墙上有奇怪的抓痕,像是濒死的人抓的。”

  卢亮笑了,说道:“你是不是太敏感了,苏伟出事的时候,我去了,当时苏伟的头都摔烂了,家属没有提出异议,现场没有可疑的东西,就是自杀,已经结论,没有确凿的证据,是不会重新立案的。”

  “你是不是抽时间去看一看,要是真的是案件,你就立大功了。”

  “哪有那么多好事?”

  “你想一想,有几个人是跳楼头先着地的,就是再想死的人,头向下从楼上坠下,很痛苦的。还是头上脚下,一跃落下比较舒服。”常青说。

  常青的几句话,卢亮真的陷入了沉思,想一想出现场的前前后后,也是他感觉哪里不对劲。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劲。

  “你是说有人杀了苏伟?”卢亮问。

  “如果不是自杀,当然就是谋杀了。”

  “苏伟生前是一个牛人,在社会上混得开,依靠樱桃红饮料赚了钱,积累了人脉,上上下下都很认可苏伟的,他连续几年是市里的纳税大户,也是市里的慈善达人,谁敢对苏伟下手。我们也访问了,苏伟厂里那天晚上没有进去过外人,门窗完好,谁能悄无声息的进去杀人?又悄无声息的溜走?”卢亮说。

  “在事情没有彻底调查清楚之前,一切皆有可能。”

  吃了饭,许是被常青的话打动,卢亮说:“你等一下,我去派出所把摩托车骑出来,咱俩一起到樱桃红厂里去看看。”

  到了樱桃红厂里,见大门已经从里面锁了。常青正要敲门,卢亮拦住了。

  “咱俩在周围转转,看能不能进去。”卢亮说。

  把摩托车放好,两人沿着厂子的围墙走,围墙的另一面就是庄稼地,此刻是一片麦苗。围墙不是很高,转到了麦田深处,见一处院墙明显的有一个豁口。两人翻墙而入,偌大的院子黑黢黢的,空荡萧杀。

  常青拿的有办公楼上的钥匙,进了办公楼,打开苏伟以前的办公室,发现里面干干净净,不知道什么时候打扫干净了,怪,几个月了,这里没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樱桃红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妃戴凤冠美如画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樱桃红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