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俊早早起床,路过隔壁房间的时候隔着门听了听,估计韩菲还在睡梦之中,便下楼洗漱。

  韩爸韩妈已经开始收拾屋子,准备早饭。

  韩俊收拾整齐之后,便把韩菲的情况简单讲述了一遍,当然有关恶劣的后果他只字未提。

  曾华听完脸色就变了,原来女儿痴迷追星,难怪学习成绩一降再降!

  “死丫头!胆大包天,不收拾她不行了!”说着就要上楼教训韩菲。

  韩爸也是眉头紧锁,以前最担心儿子惹是生非,现在儿子懂事了,可女儿又出现状况,一个个真不让父母省心啊!

  居然私下串联同学跑到南京去看什么鬼演唱会,那是正常人家孩子干得事吗?

  他支持曾华教育女儿,趁早把这荒唐的苗头掐了。

  韩俊伸手拦住母亲,小声地说:“妈,小菲正是青春叛逆期,粗暴手段不但解决不了问题,还可能导致意外发生。

  而且,我告诉你们不是想打骂她一顿,你们多关注妹妹多耐心说服,我和她差不多大,处理起来效果会好得多。”

  曾华上下打量着儿子,这说话一套一套的,还是不是那个调皮捣蛋的惹祸精了?

  “那她要是死性不改,偷偷跑了呢?”

  “爸,妈,放心吧,就算搜遍南京我也会把妹妹带回来的。但在此之前,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!”

  韩爸韩妈一时还不能接受,不过觉得儿子说的有点道理,便勉强接受。

  吃过早饭,韩俊背着包直奔宣城宾馆,在前台给柳叶二人的房间打了个内线电话。

  柳叶二人已经在食堂用过早餐,很快出来,三人前往宣传办接待处。

  递交过介绍信、证明文件和调研说明,一位值班的干事很快前来接洽并将三人引到接待室咨询相关事宜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唐哲承是宣州地区皖东南日报的记者,因为年纪青资历不够,所以重大新闻往往与他无关。

  昨天关于国庆一系列相关报道他还是没机会参与,估计今天不会有什么重大采访,所以被安排在报社待命。

  冷清的办公室里,唐哲承无聊地翻看着报纸,通篇的政府会议、领导讲话和各界祥和欢乐的节日见闻。

  这种类型的报道他不用看都能默写出来,一向嗅觉灵敏的他其实更关注三农问题,可绝大多数稿件都被打回头或是删减成豆腐块填充一下版面。

  政府事业单位的人事都是要熬资历的,刚刚毕业两年的愣头青,就算你文采再好,从上到下都不会给予重视。

  坐在角落的唐哲承,很快看完了报纸,相比屋外的天高云淡,办公室显得晦暗封闭。

  “浪费时间等于慢性自杀!”

  唐哲承能够感受到时间滴答滴答地流逝,而且觉得自己就快要麻木沉沦下去了。

  不,不能这样!

  哪怕到街道上去采访市民采访环卫工,也比干坐在这里要强一百倍。

  他撇下手中的报纸,站起身走向主编室。

  头发谢顶的林主编正在通话:“农民画协会?…大学生调研幸福村…灾后自救和生产?嗯嗯,知道了…什么?连着三天…我们哪里抽得出人?…两天也不…好吧,我来想办法。”

  放下电话,林主编心很累,宣传办的有没有搞错,什么农民画协会!还几个大学生…纯粹是图个新鲜!

  他曾经走访过灾区。

  洪水退去,农村地区一片狼藉,饮水吃饭都成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98逆流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妃戴凤冠美如画只为原作者约翰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约翰牛并收藏98逆流红尘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