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话的是一位老者,老者头发花白,挽在头顶用一根木簪固定,双眼浑浊,穿着一身蓝色长衫,身子看起来有些消瘦,像是风烛残年。

  老者话音落下,房里顿时安静下来,几位长老面色都变得有些怪异。

  坐在首位的老者没说啃声,依旧侧着身子坐在哪里,单手敲打着桌面。

  “那你的意思呢?”

  一位中年人端起茶杯,一脸淡笑的问道。

  “我认为他现在年龄太小,道器应该上交盟里,这样安全一些,以后修为到了,我们在还给他,大家认为这样如何?”

  老者面色不变,像是这件事和他无关。

  “呵呵,你说这话也不怕人家笑话,那东西是肖羽的东西,他能得到,自然有他的机缘在,我们现在让他上交盟里,你认为他会同意?”

  “况且他刚入盟,对盟里还没有归属感,我们这样做,只会让他和我们产生间隙,我认为这件事不可取”。

  中年人道人看着在坐的众人,依旧一脸的淡笑。

  “道器对华夏意义深重,要是遇上战乱,道器不仅能装武器,而且还能运送食物,这是我华夏的东西,我们作为华夏驱魔盟,应该为华夏的整体大局着想”。

  “肖羽的道器虽然和我们没有关系,但毕竟还是来自华夏,要是他能贡献出来,这对华夏来说,绝对是大功一件”。

  另外一位老妇人也是一蹙眉说道。

  “我看这件事不可取,肖羽是茅山最后一位掌门人,这道器有可能是茅山信物,估计只有茅山掌门才能打开,我们就算得到道器,也无法使用,现在说出来不仅得罪人,而且还会让肖羽对我等产生敌视心”。

  “说的不错,道器虽然是至宝,但我们现在都快入土了,阳寿没有多少年,还是留给年轻人,好好培养他,日后好和青龙等年轻人,一起撑着驱魔盟的重担”。

  几个长老挨着发表了自己的意见,随后都看向首位的老者。

  “现在道人越来越少,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好苗子,我们就应该用心去栽培,肖羽的道器,那是他的隐私,也是我驱魔盟的机密,不能随意公开!”

  “大家都是为了华夏的长治久安着想,说的都不错,但这件事,不能说出来,肖羽马上就来了,大家先看看这位后生,若他真是大机缘的人,我们华夏道门的希望,有可能在他身上”。

  坐在首位的老者,面色严肃的看着在坐众人,说出了他的想法。

  “道门希望,盟主的意思是?”

  下面几人面色一边,都瞬间变得严肃起来。

  “不错,我现在主要推演华夏气数,道门兴衰!华夏气运悠远绵长,而道门气运却是飘忽不定,这将是我道门之劫”。

  为首的盟主双眼如虹,一身正气,声音虽然不大,但落在众人耳里,却如天外之音,不由让人感觉头脑冷静了许多

  “在坐的都是我华夏道门的中流砥柱,做事要以维护道门,华夏国运为主,不可为了一点私欲,而伤我华夏道门基础,大家可明白?”

  众人被盟主一说,当即站起身道“一切听盟主安排”。

  “好,既然大家都同意,那肖羽拥有道器的事,大家不要透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玄门遗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妃戴凤冠美如画只为原作者晓v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晓v俊并收藏玄门遗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