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现在只有钟馗和鬼差两人,这些菜也的确浪费。

  “不不,我钟馗一向清廉,绝对不大吃大喝,还有,你们阳世现在不是在大力整顿大吃大喝,铺张浪费吗?你这样可是犯法的”。

  钟馗的话,让肖羽不由一愣,当即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  自己一个阳世的道人,竟然被阴司的钟馗来教导阳世的律法,这要是传出去,那岂不是很丢人?

  “好,既然大师这样说,那你就挑两个,其他的我撤走,让他们去吃,你看如何?”

  对方既然这样说了,那自己还坚持什么?

  且看钟馗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,肖羽也不在迟疑。

  “恩,这还差不多,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呀,一定都不懂得节俭,想战乱年间,饿死了多少人,那时候,漫山遍野的阴魂,那叫一个可怜呀!”

  “所以人要有危机感,不要总想着贪图享乐”。

  肖羽和老白,还有其他道人,都站在旁边,一副小学生的模样,虚心的听着。

  战乱年间,自己虽然没有经历过,但还是能想得到,为了活命,人吃人,吃树皮,吃观音土,哀鸿遍野,腐骨百万,何等凄惨!

  钟馗一边说,一边点了几个菜,被老白从旁边连忙端出来,放在一边。

  “好了,就这几个吧,其他都撤走”。

  钟馗大手一挥,周围几个道人都忙上前,将肉食都端了下去。

  对方选的采,一共四个,三菜一汤,搭配的也挺好,一个肉食一个凉菜,还有一个熟食。

  “唉,现在阳世的生活好了,像我活着那会,哪有这些东西呀,有一个白面馒头就不错了,你先现在真会享福”。

  钟馗坐在凳子上,看着桌上几个小菜,露出了一个很满意的表情。

  “钟馗大师,这菜你可以少要,但酒可不能少喝,今日难得一见,我们好好喝几杯如何?”

  肖羽没用一般的酒杯,而是找了一个大碗,直接给对方倒了一碗。

  因为在喝酒人的眼里,你可以没菜,但酒不能少,用那么小的杯子,在他们看来,太小气了。

  “好,喝酒我可不嫌弃,先喝一杯”。

  钟馗对着一个酒杯,轻轻一吸,随后一脸的陶醉道“好酒,不过和我那时候比,还是差了一点”。

  肖羽自然知道对方说的什么意思,那时候的酒都是米酒,或者果酒,没有任何香精,酒精勾兑,但现在的就不一样了,不管是再好的酒,里面都有香精的含量,和那时候比起来,确实不是一个档次。

  “嘿嘿,所以判官大人那个年代,还是很幸福的,最起码还有好酒可以喝”。

  肖羽也端起酒碗,大喝了一口。

  “对了,我还有一事忘了说,今晚的这些阴魂,来这里已经有一年时间,经常在外奴役魂魄,我本想抓一个来问问,可惜能力有限,不知二位大人可知道?”

  鬼村的事,已经有一年时间了,因为在肖羽结婚之前,鬼村就来了许久,要不是后山山神给自己说,自己还不知道。

  “他们是在奴役魂魄,就像你阳世打仗的时候,拉壮丁一样,为了打仗需要”。

  钟馗喝了口酒,开始解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玄门遗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妃戴凤冠美如画只为原作者晓v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晓v俊并收藏玄门遗孤最新章节